2000年5月28日 星期日

有關梁國雄及古思堯
被判有罪之聲明
2 0 0 0 年 5 月 28 日

我們是「反對政治迫害委員會」。我們都是梁國雄及古思堯的同志、朋友,分別來自四五行動、保衛釣魚台運動、爭取中國民主運動、工人運動等,更有些只是普通人。我們或許不是與梁國雄一樣,是社會主義和托洛斯基主義者。但我們都與梁國雄在民主、自由、人權有共同信念。我們尤其對現今特區政府強權當道,只照顧大商家與大財團的利益,對工人階級和低下階層的水深火熱置若罔聞,實行「救市不救人」政策,都同樣感到憤慨!

我們組成目的,是為了抗議以董建華為首的特區政府對梁國雄及古思堯的政治迫害:二○○○年五月二十六日,特區法庭指梁國雄及古思堯二人,因在去年十月立法會舉行的特首施政報告答問大會中,中斷會議,影響特首思路,裁定二人「藐視立法會」罪名成立。古思堯被判緩刑七日,而梁國雄亦被判刑七日,連同上次同罪,共囚十四日!

我們對法庭裁決都很遺憾,甚至憤怒!古梁二人的判罪,證實了董建華政權心胸狹隘,不容異見,誰要對其批判,誰就要受罰。事件亦證實,現今立法會,只是由一少撮有權有勢的富人所把持,根本不能反映民意,尤其是打工仔女、弱勢社群、窮人的聲音,完全被摒諸門外!

據一項調查顯示,香港有廿一萬家庭,平均月入只有三千元,扣除通脹後的實質收入,比九零年還要低百份之廿八。而失業人數,仍維持在二十萬零四千的高水平。但根據香港政府公布,今年首季的經濟增長數字達到百分之十四點三。有學者表示,增長主要由出口帶動,得益主要是商人。

其實,香港過去十年的經濟增長,多由地產金融炒作的泡沫經濟所帶動,屬少數人分享的專利,而所謂「工廠行業」,亦一早已移師內地進行生產,大部份工人未能受惠。自金融風暴後,泡沫爆破,特區政府,卻只「救市不救人」,先後用二千多億,拯救股市樓市;發展數碼港、興建狄士尼,令股市及地皮可繼續炒作,保障大財團、大商家的利益。另邊廂,政府卻削減綜援,將政府部門私有化、外判化,改革公務員體系,推出自願離職、凍結公務員薪金等方案,又預備對政府資助機構一筆過撥款,實施資源增值計劃,帶頭裁員減薪;間接鼓勵老闆肆無忌憚,壓榨工人。我們知悉,有快餐店竟以十一元時薪聘用兼職女工人;有上市公司也竟在有數十億元的利潤下裁員減薪。

貧富距離兩極分化,令小市民生活艱難。露宿街頭、家庭悲劇、走上絕路自殺的個案日益增加。政府只是設立一些職業再培訓、就業選配、青年展翅計劃等不倫不類的方法來減少失業的賬面數字,根本未曾解決問題。梁國雄、古思堯和我們,曾不下十數次,向特首董建華請願,要求政府設立失業援助金、訂定最低工資、限定最高工時、恢復集體談判權,以保障工人勞動權利;以及要求普選政府、普選行政長官、普選立法會,以保障政治權利由大多數人掌握。但每次董特首對此俱詐作不知,對我們視而不見,擦身而過。這是一個為誰而設的特首?為什麼他竟如此麻木不仁,對現在廿多萬的失業工友、廿多萬貧困家庭不聞不問?

在不民主、不公義的政治體制下,在操縱於權貴的立法會裡,在出賣港人利益的議事堂間,梁國雄及古思堯當日向董特首大聲吶喊,只是發出正義的良心呼聲,市民的心底話。兩人對著無恥政客直斥其非,指罵董建華及特區政府「救市不救人」,公民抗命,過程完全和平,何來藐視?兩人根本不應被判有罪,而梁國雄更不應被判入獄!

「宣判吧!沒關係,歷史將宣判我無罪!」

我們相信,歷史會還一個公道與梁國雄與古思堯兩人。在歷史及良心法庭裡,被判有罪的,會是現在打壓民主、剝削工人、欺負弱者的人。

我們更相信,梁國雄和古思堯兩人,都不會因此而退縮,儘管受到政治迫害,依然會繼續抗爭,不畏強權,為民請命。我們還記得梁國雄與古思堯聞判後的兩句話:

古思堯:爭取公義,等如走上一條不歸路,要準備付出好多好多。

梁國雄:我都想出席今年六四燭光集會。

鳥有嘗冤者,終年抱寸誠;

口銜山石細,心望海波平。

渺渺功難見,區區命已輕;

人皆譏造次,我獨賞專精。

豈計休無日,惟應盡此生;

何慚刺客傳,不著報仇名。

我們會在梁國雄身陷囹圄期間,透過靜坐、請願、抗議、發起簽名運動等形式,來凸顯特區政府對梁國雄及古思堯兩人的政治迫害,並要求特區政府:

釋放梁國雄!停止政治迫害!

普選立法會!普選行政長官!普選政府!

設立失業援助金!增加社會福利!

訂定最低工資!訂定最高工時!

恢復集體談判權!

反對政治迫害委員會

二○○○年五月二十八日


 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